金融投資,說到底,就是如何與世界和平相處,戰勝心魔!

研究哲學的人有3個比較典型的特點:

1、世界的本質的探尋。——我們大部分人忙於塵世,甚少關心天上的繁星,我會時刻追問繁星、人類。

2、追問探尋世界的本質的路徑。——大部分人存在路徑依賴上癮綜合征,甚少質疑路徑依賴,我是中國、古希臘、西方現代、後現代、印度路徑,全部質疑了一遍。

3、解剖人類思維。——例如,我會講神經係統方麵的東西,人類愛情到底是什麽,它是化學反應,觀點怎麽形成,情緒怎麽形成,我都會分解到物理、化學、基因維度。。。

例如,我們經常誇某個人,說這個人很有主見,其實這些主見放在哲學維度上看,意義不大,因為主見或意見很大程度上是偏見,隻是主見提供者覺察不到而已。人類需要的是洞見,不是主見,更不是意見,我是一個洞見製造者。金融是一場幻覺之旅,如果我們不識破這個幻覺,歸根到底就是心魔作祟。用力斬心魔,避免群體性淪陷。

心魔一日不除,我們就會天天活在貪嗔癡慢疑的煎熬中,然後會頻繁交易,然後最後打醬油,成為市場的消費者。過去30年,100%投資者跟現在的我們是一模一樣的智力、情商、行為,到今天,世界金融並沒有發生本質改變,但最後隻有極少數人通過股市發財了,大部分人都沉淪了,說明啥?說明心魔作祟引發了群體性淪陷。

故,金融投資,最重要的關隘,不是尋求交易聖杯,不是尋求牛股,更非迷信崇拜中國式股神(大部分都是名不符實),而是斬心魔,還澄明,自然而然,無為而不為。例如,我很少貪慕很少眼紅很少折騰特別有耐心,是因為我知道一個樸實道理,假設100萬,交易越少,越賺錢,交易越多,越出錯,越難賺錢,我主張無為而無不為。

我研究人類是深入骨髓的,閉著眼睛就知道中國人內心深處在想啥,八 九不離十。故我經常說,無論賺了,或者賠了,永遠不吭聲,因為如果你賺了,去說,容易遭到妒忌、潑冷水,幹擾你,如果你賠了,去說,一樣容易遭到嘲諷,一樣會幹擾你。我做事的原則是——自己約的炮,跪著都要打完——話糙理不糙,即:凡事,盡心盡力,因上努力,果上隨緣。

人,本質上是孤獨的存在,人類戰勝孤獨唯一辦法就是建構物理的、精神的網狀結構,例如,談戀愛與結婚,就是物理上的網狀結構,讀書,就是精神上的網狀結構。網狀結構越豐滿的人,越不會孤獨,越快樂。

怎麽戰勝人類深處的孤獨無依?唯一辦法是編製一個物理與精神的網狀結構,把自己的靈魂放在某個確定的時空點即可,無論是投資還是活著,都是如此這般。

例如,為何我會比大部分人安靜、心如止水,在於我有個不同的處理技巧,我會把一個票編成蜘蛛網,通過若幹網點鏈接,去判斷買入或持有或待買的股票處於什麽時空點上,這樣我就會心裏有數。大部分人之所以長年累月迷惑於波動世界,原因是沒有編製網狀,故無論漲跌,都會迷惑,如一葉孤舟在茫茫大海中隨機飄蕩。

金融投資,說到底,是如何與世界和平相處,包括外部世界與內部世界,如何斬除我們的心魔,如何戰勝自我,最後走向成功。總之,為了避免群體性淪陷,牢記我們的使命:我們不是來割肉的,我們是來發財的,必須成功。